關於部落格
一點個人生活點滴 一點音樂劇體驗 見證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帶領
  • 827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萬世巨星》---如果耶穌只是人?

坦白說,若以一個基督徒的眼光來看,看第一遍的時候,我真的是為了劇情渾身不對勁~ 每一首曲子乃至於每一句歌詞都與聖經真理背道而馳… 邊看邊希奇當年老唐在倫敦看時怎麼沒在第一句歌詞出來時就拂袖而去~ 今天跑去佳佳花了959元把這片2000年重拍的版本買了回來~ 這也是我第三次看這部片~ 慢慢的~也看出了一些味道來~ 就卡司來講~ 這次的重拍版可說是近乎完美~ 除了飾演那個不知道是抹大拉馬利亞還是馬大的妹妹馬利亞(劇中似乎把這兩個馬利亞搞成同一個人了~)的Renee Castle之外,從主角到配角,從演技到歌唱,都讓人挑不出毛病! 演技的話,首推飾演猶大的Jerome Pradon~ 將猶大的譏刺嘲諷、痛苦掙扎、懊悔憤恨演得淋漓盡致~ 尤其欣賞他兩次與該亞法和祭司長們對戲的部分,很自然的將情緒和歌唱融為一體~ 某種程度來講,Jerome的詮釋技巧與1969年的第二位猶大有異曲同工之妙~ 哈哈~我會這麼說當然是因為1969年的猶大就是我最熟悉的寇叔嘛~ 當然,寇叔當年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東西,所以並未留下當時的任何錄音版本~ 但是Jerome很明顯的與寇叔一樣抓到了飾演這種情緒矛盾的角色的一大訣竅---不能將聲音的完美度看得比演戲更重要! 所以Jerome的猶大與寇叔的尚萬強一樣,都會選擇在適當的時間破音,以表達高昂的情緒~ 也因此,Jerome將這個旁觀者角色詮釋得入木三分,既有超然的冷靜,又有最失控的歇斯底里,他的猶大實在是貫穿全劇的一個靈魂人物,簡直成為這個版本當中的台柱了! 就聲音而言,首推的則是飾演大祭司Caiapha的那位超級大Bass! 顯之當初跟我推薦這部片時第一個丟給我看的片段就是Caiapha領唱的「Jesus Must Die」~ 當時我就被這極美的男聲五重唱迷得神魂顛倒~ Bass這個音域雖然不像Baritone那麼尷尬難找,但要真正唱得好也是少之又少~ Baritone和Bass的好壞多取決於天賦,後天頂多只能修音色,音域道不道地就真的是純屬天生的了~ 這位Caiapha卻是少見的一等一的大Bass~ 聲音整個沉到了甕底,冷酷,淡然~ 一個合唱團裡若能出這樣一個Bass絕不可能混在人群中被埋沒~ 而在五重唱裡自然就更是引人注目~ 相較之下,飾演耶穌的Glenn Carter就比較平平無奇,雖然不會太糟糕,但是許多表現嫩得跟花瓶一樣…感覺這位耶穌只會躺在溫柔鄉裡露出幸福的笨表情… 當然啦,JCS拍到現在這麼多個版本中,Glenn的表現已經稱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了,之所以會對他的演出諸多挑剔,主要是因為在Gethsemane中他實在是大大不如MC和MB這些在個人表演中詮釋過這首曲子的大牌們,雖然個人理智上知道這種比較很不公平……@@ 最後當然就要來談,歷來爭議最多的部分---劇情 韋伯自己的說法是,以一個受難者,一個純粹的人的角度來看耶穌,無意詆毀,也無意製造話題。 嗯~基本上我個人認為以他炒新聞的功力,當初選擇這樣的詮釋角度若沒帶一點譁眾取寵的動機,他可就不是安德魯洛伊韋伯了~ 整部JCS中其實只有一個重點:耶穌只是個人,我們不過是上帝手中的玩偶,而猶大和耶穌的遭遇就充分證明了這點。 只是選擇這樣的一個敘事立場,就劇情合理性來說,韋伯無異於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劇中的耶穌的確只是個人,而且是個有愛情、害怕辛苦、莫名其妙的人,整部劇其實無意間證明了一件事:如果耶穌真的只是個人,那麼他的言行舉止還真是荒謬到不行~ 曾經聽人說過,對於耶穌,你只能選兩種結論,不是神,那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反正怎樣都不可能是什麼偉大的人類教師。而韋伯的JCS,無疑為這句話下了最好的注解。 劇中Gethsemane的禱告尤為荒誕,耶穌從一開始的哀求,中間轉換為不平的怒吼,怒吼是神開始這個計畫,不是他要開始的;怒吼這三年傳道的辛苦像三十年九十年那樣漫長;怒吼自己受難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最後一段終於同意上十字架,只是賭氣得厲害,嚷嚷著既然你要我死我就死給你看,你就好好看我是怎麼死的吧,在我改變主意前你最好快下手~ 令我感到好笑的是,整個禱告結束了,乃至整部劇都結束了,還是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要受難,為什麼要上十字架,他自己在歌詞中段嚷嚷的問題最後也沒結論,福音書中耶穌分明早早就告訴了門徒他的必須受難,他來世上的目的和意義,他受苦的結局和最後的得勝,但韋伯的耶穌就好像個笨蛋,完全沒有永恆觀,臣服於宿命論,古來英雄好漢上戰場前還懂得慷慨赴義,他死得這般拖泥帶水義憤填膺的,怕受苦又怕辛苦,埋怨神又怨天尤人,你要我信這種死能稱為救恩!?殺了我比較快…… 誠然,聖經中客希馬尼園的禱告是痛苦的,希伯來書卻也告訴我們,耶穌是自己甘心樂意不以與神同等為強奪,甘心虛己順服,客西馬尼的痛苦源自於他明白十字架代表的是什麼,他明白救恩的代價是他一個人扛起古往今來世人的罪,他更明白他要因此承受神的憤怒,乃至於神的離棄。耶穌在十字架上的七句話,不是說:「我的神我的神,你為什麼讓我這麼痛,為什麼讓我這三年半來這麼苦?」而是「我的神我的神,你為什麼離棄我?」 十字架本來就是痛苦羞辱的,古往今來沒有人否認過這件事,而對耶穌而言最苦的恐怕是與神的分隔,因著祂所擔的罪,父神掩面不看祂,十字架上那一刻最深的痛苦是三位一體的神,因著愛我們,居然分開了!子與父原為一體,而在此刻,父卻離棄了子。這是一個我們難以想像難以理解的痛苦,你硬要把它矮化成鞭打或釘子的苦,未免對上帝太不敬了~ JCS,確實執意要營造一個只是人的耶穌,於是乎他累了要在女人懷裡找安全感,於是乎猶大成了成全神旨意的犧牲品,於是乎到頭來猶大和耶穌都被上帝無聊又無情的玩了一把~~~ JCS之所以會紅,當然音樂的討好是韋伯一貫的成功條件,但是更多的成功因素在於它顛覆根深蒂固的基督信仰思想,以致於熟悉耶穌生平的西方觀眾只著眼於顛覆的點,卻不去思考整個劇情架構的荒謬、不合理、毫無內容、沒有結論的缺點~ 諾斯底異端從第三世紀至今經過了一千七百多年的時光,來來去去也不過就那一兩套站不太住腳的理論,稍微有點那個時代的歷史背景知識都可以輕易將其駁倒,而JCS中的論點更是光憑常識就可以判斷,前陣子引起軒然大波的《達文西密碼》不也就是這當中延伸出來的產物嗎~ 聖經以弗所書第四章十四節說:「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 只有當我們的生命清楚本於一主一信一洗一神的信仰~ 只有當我們深深扎根於真理與永恆~ 只有當我們真正深知所信的是誰~ 我們才能在異端四起的這個年代,笑看這些理論的不駁自倒,笑看他們自打嘴巴的荒謬,而且其實坦白說~單純以音樂而論,JCS的娛樂效果十足~何況還有這麼多巨星演唱過的Gethsemane可以聽個過癮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