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音樂劇
關於部落格
一點個人生活點滴 一點音樂劇體驗 見證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帶領
  • 811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簡評《Elisabeth》之音樂元素

《Elisabeth》是歐陸音樂劇罕見的極品,就目前自製音樂劇的德法中,《Elisabeth》不僅在德語音樂劇中無人能出其右,就連法國這幾年當紅作品與之相比也都顯得幼稚至極。《Elisabeth》的優秀難得,在於音樂融合了古典與現代,劇情融合了認同與批判,對演員的要求更是歌唱與演技的登峰造極,在這些矛盾衝突的元素當中,《Elisabeth》硬是走出了一條和諧動人的路,譜曲者之用心,演員之頂尖,可見一斑。 就音樂上來說,乍聽之下會覺得現代感很重,重節奏、重舞蹈、重旋律流暢,然而,若說韋伯的作品是裹著古典糖衣的流行歌曲,那麼《Elisabeth》便是外表現代,骨子裡卻蘊藏著濃厚沉重的古典氣息,這個現象無論在劇情和音樂上都很明顯。 《Elisabeth》的背景烘托,古典管絃樂團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在適當的地方強烈烘托氣氛的高潮,這部劇的音樂若抽掉了管絃樂團就如同房子撤掉了地基一般,顯得搖搖欲墜不堪一擊,最明顯的地方就是在第一幕結尾處的Ich Will Dir Nur Sagen,開頭是Joseph清唱Sissi的主題Ich Gehoere Nur Mir(我只屬於我自己),代表著他對Sissi要求自由的妥協,一段清唱結束後隨之而來的管絃樂伴奏重複同一旋律,同時將梳妝打扮完的Sissi襯托得美麗而又堅定,此時再配合著燈光往鏡子裡一打,Sissi盛裝從鏡子裡走出,那種對於自己美貌的自信,對於自由的認定,對於丈夫的堅持,全在打開扇子回眸的高音中完美呈現!(Maya是美女啊~美女美女~那個儀態棒到我都想娶她~~~) 《Elisabeth》音樂的另一項特質則是華格那的主導動機模式,這個手法雖然在韋伯、荀白克等英法音樂劇作曲家的使用下已經不再是歌劇專用的作曲模式,但是能用得這麼完整這麼完美甚至在如此複雜龐大的劇情下清楚貫穿全劇主線,也只能說作曲者實在是用心良苦了。全劇中最明顯的主題當屬Sissi的主題曲Ich Gehoere Nur Mir(我只屬於我自己),第一次出場便由Sissi獨自完整呈現,往後在丈夫Joseph認同Sissi的自由後再次出現,第三次則是兒子Rudolf來找母親求救時以碎裂的片段出現在Rudolf的獨白裡,顯現他既承繼了母親的熱愛自由,卻又不能將這份特質完全展現在生命中的矛盾。Ich Gehoere Nur Mir的最後一次出現是在Sissi遇刺後與死神擁抱高歌的一曲,相較於第一幕結尾時兩人唱對位的衝突,此時所欲展現的是她與死神完美的合一,即便是在她向死神屈服的那刻,兩人合唱中的主旋律依然在Sissi口中,死神選擇的只是合聲的地位。Ich Gehoere Nur Mir這首曲子從頭到尾都是Sissi的主旋律,她未曾屈從於任何人的旋律,呼應了全劇一開始在序曲中就表明了的眾人對Sissi的共同評價:「人人都與死神共舞,但沒有人能像伊麗莎白!」 其餘主題重現的段落也很多,用得叫人讚嘆的還有Wie Du(像你一樣)的前後對照:第一幕是少女Sissi對父親那種自由灑脫生活的嚮往,到了第二幕再現時卻是與父親亡魂相遇,全曲從大調轉為小調,破碎而陰暗詭異,歌詞是令人心碎的…「我再也無法像你一樣」。另一首則是Sissi與Joseph的定情曲Nichts ist schwer(天下無難事)與第二幕中兩人訣別的Boote in der Nacht(黑暗之舟),兩相對照讓人尤為鼻酸,為曾經的天真傷感,為Sissi終於體會到不是只有愛就天下無難事而哀傷,其實最讓我同情的是Joseph最後的對位重唱:「我需要妳,我愛妳,不要丟下我一個人…」,第一幕是表白心意,第二幕卻充滿了深深的無助與眷戀,當這條路再也走不下去時,曾經的恩愛夫妻只能像黑夜中的兩隻小船一般擦身而過,彼此的目標太不一樣,彼此的背負也太不一樣,Sissi的自我,Joseph的責任壓身,注定這段愛情沒有結果。 《Elisabeth》的音樂讓我最最喜愛的一點,當屬對位複格的大量使用,自從聽完《悲慘世界》後我就深深迷戀上「對位」這樣的作曲手法,尤其是衝突性的對位重唱,那個迷人啊~~~對耳朵而言是個至高無上的享受,這樣的手法即便功力如荀白克在三部作品中也只出現了那麼一次,而《Elisabeth》全劇居然大量使用,每一回聽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 配合著《Elisabeth》衝突矛盾點隨處可見的劇情,劇中大量使用衝突性對位,有獨唱在合唱裡的穿插,也有二重唱間的此起彼落,更有三重唱的互相矛盾,其中尤以在01埃森版中新加第一幕結尾最後一段最為亮眼:Sissi從鏡子中走出,強烈而篤定的唱著「你需要被人理解,我又何嘗不是,不要束縛我,我不要做你的私有物」,另一個燈光一打,死神出現在另一面鏡子緊跟著Sissi唱對位「今日風華正茂,明日便成過眼雲煙,終有一日妳將明白,時間是死亡的盟友」,最後Sissi唱著「我只屬於我自己」,死神的對位轉為同一旋律,歌詞卻是「你只屬於我」,Joseph同一時間加進來呼喚著「Elisabeth~」旋律卻是兩人的對位。短短幾個音中清楚呈現三人矛盾卻又融合的三角關係,也暗示了Sissi內心深處與死神的抗衡終將合而為一,而Joseph最終將只是個被屏棄在Sissi自由之外的外人而已。 簡短評到這裡,其實這部劇是繼《悲慘世界》之後第一部讓我想從頭為每一首作曲目分析的,其中精采的段落和作者的巧思簡直是不勝每舉,讓我每一次聽都有無限驚奇。無怪乎十六年來《Elisabeth》各地的巡演幾乎從未斷過(雖然非德語國家只有06年那次的巡演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