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點個人生活點滴 一點音樂劇體驗 見證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帶領
  • 828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悲慘世界十週年分析 Part5---At The End of Day

廢話不多說~進入正題吧!! 場景轉換到工廠,進入第一幕故事的第二條主線---Fantine。 這是全劇第一首有分部的大合唱,以長號為前奏吹出強烈的時代感,開頭三大段旋律其實大致相同,但配樂一次次加重,除了前奏外,銅管在第一段中便不再出現,直到第一次反覆的最後一句才加入,第二次反覆基本上跟前面兩次的開頭相同,但因著整個管絃樂團的加入而將氣勢往上帶,高漲的怨忿不平撐開了整體狀闊的場面。 值得一提的是,背景樂團的打擊樂器不斷低沉地作著頑固伴奏,深沉的音響幾與心跳共鳴,牽扯出的是對這無望無奈的人們一種難言的心痛,一聲聲的控訴伴隨著鼓聲打入心坎。 這段旋律在LM的歷史發展上有著特殊的地位,甚至可以說是LM揚名國際的大功臣。1980年《悲慘世界》原版法文在法國巴黎體育館上演一百場後,一位年輕的導演Peter Fergo將法文錄音交給了劇場沙皇卡麥隆麥金塔。沙皇他老人家原本只是拿著好玩的,拿到後就丟一邊,壓根兒也沒動力去聽,直到一天下午他閒來無事,隨便摸了一張CD來聽,聽到這開頭的第一首便完全被震撼住了!當下立即找來原作詞作曲者,不惜投下大資本進行英文版的改編,青澀的法文版從此改頭換面。 其實這首曲子在當年小成本小投資的法文原版並不如何出色,儘管旋律輪廓已整個抵定,但是合唱編排卻顯得薄弱,震住卡麥隆的音樂絕非我們今天在十週年聽到的氣勢磅礡,然而這位製作人果然夠金牌,商業頭腦一流就不用說了,更難得的是他對好音樂的眼光之準確,只這麼一段不成熟的旋律就讓他篤定此劇必定名揚世界。 從前頭的合唱轉為問答式的獨唱,一段各自的抱怨後,焦點轉到了Fantine身上,工廠女工輕佻的閒言閒語在背景音樂也徹底得到展現,特別喜歡的是女工與Fantine每句對話結尾的那三個低音,很美很沉,象徵了這種隱藏於檯面下各自的苦痛無奈。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突然緩和下來,亮晶晶的串鈴人未到聲先到地再度出現,即使這人還沒開口,細心的觀眾已經可以知道是誰要出場了,此時已悔改重新做人的Valjean出現打圓場,但從串鈴相較於前面較為若隱若現的感覺卻可知…此次的「善」並沒有很徹底,Valjean他老人家好事只做一半哪~~~ 女工的誣陷與Fantine的辯解之後,合唱再起,重複著開頭的旋律,此次不是抱怨,而是砲口一致對向Fantine,自哀自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可悲的團結,怒氣高漲的女工們便這樣將Fantine趕了出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