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音樂劇
關於部落格
一點個人生活點滴 一點音樂劇體驗 見證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帶領
  • 811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純人聲的極致享受---Vocal Six

雖然在去之前就知道這次並不是走古典美聲路線,而是主打爵士、藍調和搖滾,說實話,這其實跟我的興趣相去甚遠,可說在這之前我是完全抗拒這種風格的音樂的。 不過純人聲音樂會還是讓我耳目一新,用口技取代樂器使整個場面不會過度嘈雜,人聲口技伴奏也是讓人驚歎的點之一。雖然說…我個人還是覺得很可惜,他們六人這麼好的聲音如果能改編一些古典聲樂曲目,效果肯定很棒!當然啦…如果這樣做的話市場就會縮小很多…所以說~商業和藝術的拉鋸或許是千古難解之題吧。 其實後來買了他們的CD回家聽之後,發覺在CD中他們用聲音做口技和重唱的比例幾乎是一比一,或許是因為CD比較不需要顧慮到炒熱氣氛的作用,因此就盡量發揮他們歌聲的優勢。 回過頭來說,這六人的聲音實在是好到不行,讓一貫吹毛求疵的我甘拜下風,完全找不出一點缺陷來,開場才一曲我就放棄了用評斷的眼光去看他們,四個Tenor、一個Baritone、一個Bass的組合完美到不行啊! 在這當中特別特別欣賞的要屬唱Bass的Peder Tennek,其他不是不好,而是好的Tenor隨處可見,可是一個好的Bass實在是稀世珍寶,簡直是可以放在博物館裡珍藏起來!原因無他,Bass的音域無論是在重唱或獨唱界的發揮都有限,不一定有此天份的人都願意走這條路,在這次音樂會中這種狀況也還是無可避免的出現,Solo的多還是Tenor,Bass單獨發揮的機會實在少得可憐… 要說Bass要唱得好實在不容易,我長期接觸的音樂劇中,特別需要Bass的場合其實不多,最為突出的應該算是韋伯的Jesus Christ Superstar中大量使用Bass為反派的主要音域,JCS也出過無數版本了,但是聽來聽去,只有2000年的劇場版那位該亞法讓我震撼,低音之漂亮,讓我整場都在期待他的出現,其餘版本的也就都只是差強人意,總覺得不夠道地。 這次的Peder在開場第一曲時我就悄聲跟旁邊的大頭狗說:「Bass好漂亮!」之後的幾次刻意讓他獨唱的段落,他的聲音果然引得現場驚嘆連連。他的聲音,是我在中場休息時會發狠買他們CD的最主要原因,結束後的簽名會中,排到最後一個輪到他簽,英文破得很又不肯隨便開口丟臉的我,還是忍不住對他說:「Your voice is so beautiful! I love it so much!」,或許Bass很難得聽到這種話吧,讓他握著我的手連聲道謝,雖然說我心下一直在懊惱…用「Beautiful」來形容Bass好像有點怪怪的…不過不能怪我~我實在也找不到別的詞了啦~ 最後,在這場音樂會中,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另類收穫,就是關於舞台經營的部分。 目前為止,就音樂會來說,由外國團體演出的我聽過兩場,無論是來自美國的三個魅影,或是這次來自瑞典的Vocal Six,他們所呈現出來的特點都是在舞台經營上的用心。每首曲子的中間,除了介紹下一首的背景外,他們會很自然的跟台下觀眾聊天說笑,談談曾經演出的趣事或是調侃自己或演出夥伴。而在演出中,他們除了會照顧好自己聲音的品質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肢體語言會傳達出曲子內容或一些幽默,只要他們站在舞台上,就能牢牢的抓住觀眾的眼睛,讓觀眾絕不會走神或看別處,聽這些國外團體的表演,你是幾乎沒有空檔去看手上的節目冊的!更重要的是,他們極其重視與台下的互動,台下觀眾不是旁觀者,只要你有膽回應,他會很開心的跟你對話,就算沒膽,他們也會讓你與他們有簡單的互動,例如唱”Reet Petite”時,他讓我們學幾個簡單的音,然後在演出中跟他們對唱,小過一下重唱的癮;又如也是在”Reet Petite”中,主唱Niclas走下舞台對個女生大唱情歌,再回過頭去與台上的同伴對話,甚至賭氣走到觀眾席後方。這都是有計畫抓住觀眾目光的手段~ 對於國外團體而言,其實這是很不容易的,要跨越語言的障礙,台下觀眾的反應也會因為國情不同而各異,然而他們就是能帶起觀眾的熱情,使整場音樂會是台上台下打成一片的。 之所以這次會對這點有這麼強烈的感覺,主要是因為在下半場一開始主辦單位安排了另一個由台灣原住民組成的重唱團體演出六首曲子,這其間的對比就異常明顯。台灣的表演者只會很拘謹的站在台上介紹曲目,或是介紹一下觀眾沒有什麼共鳴的表演者背景,表演的時候是很全神貫注,但是卻還是直挺挺的傻站在台上,聲音的經營是到了,但是觀眾的注意力卻很自然的被節目單分散了… 整體來說,這次的音樂會實在是相當不錯的!從音質到表演本身都讓我十分滿意,也算是再一次見識到了外國表演團體的魅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